書包網 > 造作時光 > 第10章 你可閉嘴吧

第10章 你可閉嘴吧

見花琉璃是真的不能去賞梅,太子半點都不堅持:“最近幾天格外冷,縣主留在屋子里也好?!?br/>  事實上這大冷的天,他也不想看什么破梅花。
  雪大風大的,一腳踩進雪地里就是一個坑,偏偏還要附庸風雅地吟詩作畫,真是吃飽了找罪受。
  
  于是他們彼此都松了口氣。
  
  花琉璃瞬間覺得這個太子還不錯,就怕他說什么身體不好要出去慢慢走動走動之類。她看了眼天色,天空陰沉沉地,似乎又要下雪:“殿下,太后娘娘還在禮佛,您先到殿內坐一會兒吧?!?br/>  “好?!碧右娀鹆а酆诖?,她一個年輕小姑娘待在壽康宮,不能跑不能跳也不能玩,日子確實無聊了些。
  
  見太子同意了,花琉璃也很高興,甚至連虛弱的步子也穩健不少,笑容滿面道:“鳶尾,讓宮女姐姐多準備幾樣好吃的瓜果點心來?!?br/>  看到花琉璃臉上燦爛的微笑,本來打算坐一炷香時間就走的太子難得有了幾分心軟:“縣主不必如此客氣?!?br/>  “要的,要的?!被鹆Ц谔由砗筮M殿,在客座坐下:“殿下,前幾日您親自帶人把臣女從賢妃娘娘那里接過來,臣女還沒好好向您道謝?!?br/>  
  “不必多禮,護國大將軍是孤兒時便敬仰的大英雄。在孤幼年之時,大將軍親手做過一把木劍送給孤,還教過孤劍術與弓箭,與孤有半師之誼?!碧油巫由蠎醒笱笠豢?,他不是一個為了別人眼光就委屈自己的人,“可惜你那會兒還沒出生,不然孤還能送你一份百日禮?!?br/>  十六年前,他剛聽說大將軍夫人有了身孕,就傳來金珀國進犯邊境的消息,大將軍與他的夫人三日后便帶軍趕往了戰場。
  
  那年他不滿六歲,拉著將軍夫人的手問,如果夫人去戰場,她肚子里的小寶寶會不會害怕,她能不能不去邊關?
  將軍夫人沒有因為他年幼便敷衍他,而是認真地回答了他。
  
  “多謝三殿下關心,但我與將軍自幼學習兵家之術,為的便是保家衛國,不讓百姓受外敵欺辱之苦,所以我必須去。他是我與將軍的孩子,就必須要明白,在天下百姓面前,很多東西都不重要?!?br/>  
  花家這幾代人都沒有納妾的習慣,但是卻不缺子嗣,比較奇怪的是,花家近三代內都沒有閨女,所以在花夫人懷著身孕隨夫君到邊疆時,所有人都覺得,她肚子里又是個兒子。
  沒想到這次居然生了一個嬌嬌弱弱的女兒,因女兒體弱,在女兒滿周歲后,花將軍甚至厚著臉皮向皇帝給自己女兒求了一個爵位。
  
  孩子若是早夭,是不能有墓碑的,更沒有祭享。但有爵位的孩子不同,即使早早去了,也可享有死后的殊榮,
  花應庭很少向皇帝提不合規矩的請求,這是唯一的一次。
  
  太子記得,父皇收到花將軍的信后,在御書房枯坐了一夜,第二天便賜了花將軍女兒爵位。
  不久后,他被冊封為太子。
  
  憶起往事,太子再看花琉璃的時候,眼神里帶上了幾分憐憫。
  身體這么弱,膽子又小,還在邊關待了十五年,該不會是在娘胎里被嚇的?
  
  伸出手偷偷去摸茶幾上點心的花琉璃注意到太子眼神,白皙的手頓了頓,最后還是堅強無畏地伸向了點心。
  只要喝茶的動作夠優雅,吃點心的速度夠慢,別人肯定就不會發現她其實想吃東西。
  她把點心捏在指尖,淺笑:“百日禮雖然沒有收到,可是臣女收到了殿下送來的小木馬?!?br/>  
  太子沒想到她還記得這件事,那時候他年幼,聽說大將軍女兒身體不好后,就把自己喜歡的小木馬讓傳旨太監一起帶了過去。
  在一大堆父皇給花家人的賞賜中,小木馬并不是什么稀罕東西,只是那時候他不懂。后來懂了,也過了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年齡,讓他意外的是,接受這份禮物的小姑娘,還記得那匹小木馬。
  
  他微微一愣,隨后笑了笑,剛準備開口,有宮女走了進來。
  “太子殿下?!睂m女屈膝向太子行禮,“英王殿下攜禮來向縣主賠罪?!?br/>  
  “賠罪?”太子挑眉,“鬧市縱馬發生在十天前,臨翠宮投毒發生在三天前,他今天就跑來賠罪了?動作可真是太快,一看就很有誠意?!?br/>  花琉璃捧起杯子喝了玫瑰露,假裝沒聽出太子話中的諷刺。
  
  “你可要見他?”太子轉頭問花琉璃。
  花琉璃道:“此處乃太后娘娘寢宮,又有太子殿下您在,英王殿下在此時過來,或許是為了解釋清楚誤會?”
  太子端起茶杯碰了碰唇:“那就讓他進來吧?!?br/>  
  一開始英王并沒有把花琉璃差點被毒死這件事放在心上,在他看來,他母妃也是被連累的受害者,更何況花家那個女兒又沒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與母妃都是皇家人,就算不想得罪花家,也不至于要彎下腰向個黃毛丫頭賠禮道歉。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上朝的時候,不僅連武官看他的眼神不正常,就連不少文官對他都頗有微詞。
  甚至那幾個與林輝之交好的文官,也開始上書彈劾他們母子。
  這讓他萬分想不通,這幾個文官不是與花應庭立場不合?現在花家女兒差點出事,他們跳得比武官還要高,讓他忍不住有些懷疑,難道當初跟著林輝之一起罵花應庭好戰的人不是他們?
  他們難道忘了,他們的好友林輝之還夸過他?
  
  都說女人的心思難猜,可是這幫文官的心思,比他娘的女人還要難猜。
  
  這三天來,他天天被武官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被文官用拐彎抹角的話刺激著,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早上被母妃勸了半個時辰,終于屈尊紆貴地帶上禮物,不情不愿地來了壽康宮。
  當他走進屋,看到坐在上首的太子后,強裝出的愧疚表情瞬間扭曲。
  他怎么會在這里?
  
  “大哥,真巧啊?!碧討醒笱蟮靥?,“隨便坐?!?br/>  英王咬牙切齒道:“見過太子殿下?!?br/>  “自家兄弟,不用這么多禮?!碧涌戳搜鄹⑼跻黄疬M來,捧著禮盒的太監們,“人來了就行,怎么還帶這么多禮來?”
  
  英王想,這里是壽康宮,又不是你的東宮,說話擺什么譜呢?
  “聽聞縣主三日前在母妃宮中差點遇險,母妃心中十分愧疚,本王亦是后悔當日不在,未能發現賊人的陰狠手段,還請縣主多多見諒?!庇⑼踝赃M門就沒拿正眼看過花琉璃,他說完這番話,才抬眸看她。
  
  他本以為是個病懨懨沒甚姿色的黃毛丫頭,沒想到竟是個如此惹人憐愛的女子,一時間竟愣了愣,來之前的怨氣頓時消散了大半。
  武將家里還能養得出這般水嫩靈動的姑娘?
  
  太子聽到英王那席話,眉梢上挑,說得好像你在場,兇手就不會下毒似的,這種盲目自信,究竟打哪兒來的?
  
  在英王剛進門那會,花琉璃就看出他內心是不甘的,不過這又如何?這些皇子各個都盯著皇帝寶座,就算心中對她有怨,也不可能直白地表現出來。
  更何況她是受害者,而英王與賢妃母子,是被懷疑的對象。
  
  聽到英王這席話,花琉璃忍不住扭頭看向太子,那天她雖然只打算碰一下酒杯就放下,可既然是酒杯淬了毒,她就算只碰杯子也有中毒的可能。若不是太子忽然派人送東西過來,她就真的要當場暈倒了。
  
  太子見花琉璃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自己,以為她不知道怎么跟英王交談。本來懶得開口的他,把目光投向英王:“大哥,大理寺可查出什么東西來?”
  聽到太子那討厭的聲音,英王當即從驚艷中回過神:“大理寺現在還在查,請縣主放心,我一定把兇手找出來,為你報仇雪恨?!?br/>  花琉璃:可你剛才進門時的表情,可不是這個意思。
  
  “還在查就說明此案沒什么進展?!碧邮持篙p輕點著桌面,有一下沒一下的,聽著讓人心煩。英王很想回一句,跟你有什么關系,可他不敢說。
  只要姬元溯還是太子,那么全天下的事情都可以與他有關。
  “多謝太子關心?!庇⑼跤舶畎畹氐乐x。
  我求求你,你可閉嘴吧。
  
  可太子什么時候順過英王的心意?所以他繼續開口了:“后宮中人多手雜,要把案子查清楚,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br/>  英王狐疑地看著太子,這句話這么好聽,又這么善解人意,一定有問題。
  
  “孤知道此案兇手另有其人,但是在案子查清以前,大哥盡量不要太過接近花縣主?!碧犹裘伎从⑼?,“小姑娘膽子不太大,受到驚嚇后身體一直都還沒好,我怕她看到你就想起當日的事情。大哥,你年長些,要多體諒?!?br/>  
  體諒你娘個腿,他就知道這混蛋玩意兒說不出什么好聽的話!
  
  然而所有在正殿伺候的宮人,卻覺得太子說得很有道理。
  因體弱而胃口不好的縣主,自英王出現后,就時不時抖著手,拿點心往嘴里塞,借此來掩飾害怕的情緒,連小臉都白了一圈,這是被嚇成啥樣兒了??!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