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造作時光 > 第44章 冤枉

第44章 冤枉

    茶樓外的喧囂與熱鬧,都跟姚文茵無關。她呆愣愣地坐在凳子上,很久都沒有從這個巨大的打擊中回過神來。
  
      “姚姐姐,你還好吧”田珊把姚文茵最喜歡的糕點推到她面前,“來,吃點東西緩解一下情緒?!?br/>  
      “是我錯了?!币ξ囊鹗Щ曷淦堑啬闷鹨粔K糕點往嘴里塞,差點把自己噎住,喝了半盞茶才緩過來,“那天我在文曲星廟遇到花琉璃,見她在文曲星面前給兄長祈福,還出言諷刺她?!?br/>  
      說到這,姚文茵就懊惱不已“早知道文曲星觀這么靈,別說捐香火錢,就算讓我磕頭也行,怎么也不會讓花琉璃的兄長壓我哥一頭?!?br/>  
      “等等,你說什么”嘉敏震驚又同情地看著姚文茵。這是有多想不開,才會跑去得罪花琉璃
  
      “我看到花琉璃在文曲星觀給她兄長祈福?!币ξ囊鹁趩实?,“肯定是我得罪了文曲星,哥哥才沒拿到好名次?!?br/>  
      “神鬼之說,本就是虛無縹緲的事,怎么能怪你”嘉敏安慰道,“凡事往好的方面想,也許這事跟花琉璃求神拜佛沒有關系,只是她哥比堂哥更有才華呢”
  
      姚文茵默默看著嘉敏,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種話,真的叫安慰
  
      “我的意思是說,也許堂哥只是一時發揮失常,才讓花琉璃的哥哥暫時拿了會元?!奔蚊糈s緊改口,“等到殿試的時候,才能見分曉?!?br/>  
      “嘉敏說得對?!碧锷黑s緊出來緩和氣氛,“姚姐姐,令兄已經考得很好了,會試三年一次,他能拿第五名,已經證明了他過人的才華,我們做的應該是好好為他慶賀,而不是想其他無關的小事?!?br/>  
      “你們說得對,萬事要往好的方面想?!币ξ囊鹕钗豢跉?,“我哥雖然不是會元,但也拿了第五名的好成績。我記得林菀的哥哥也參加了這次會考,他考得如何”
  
      田珊與嘉敏齊齊搖頭,她們根本沒注意到這件事。
  
      姚文茵讓伺候的人下去打聽了一下,得知林菀的兄長只拿了第七名,心情又好了起來。
  
      比上雖然不足,但比下還是有余的。
  
      派去接花琉璃進宮的宮侍們剛到花家大門口,就聽到報喜的人敲鑼打鼓過來,高喊著“恭喜花公子高中會元?!?br/>  
      會元
  
      那不是會試第一名嗎
  
      為首的女官抬手示意馬車避開,把通道讓了出來。她看著花家人親自把報喜的人迎進大門,福壽郡主跟著兩位將軍身后,滿臉都是笑意,連走路的樣子都比平時歡快不少。
  
      噼里啪啦地鞭炮聲響起,隔著高高的院墻,女官都能感受到歡快的氣氛。
  
      “我們現在進去”
  
      “再等等?!迸俚?,“我們去街上轉一圈,半個時辰后再過來?!?br/>  
      “我就知道三哥是整條街最聰明的美男子?!彼妥邎笙驳娜?,門一關上,花琉璃就高興得原地蹦起來,“三哥,你好厲害”
  
      “這段時間,你讓廚房換著花樣給我做吃的,也辛苦了?!被ㄩL空見花琉璃高興地臉頰通紅,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家人總是這樣,他取得成績了,他們比他還要高興。在他不高興或是不如意的時候,不會一味地責備,而是陪著他,安慰他。
  
      擁有這些可愛的家人,是他此生最幸運的事。
  
      “你們三個先樂一會兒,我安排人給你大哥二哥報喜,還有你們外祖家那邊,也要派人通知?!毙l明月看著一個勁兒傻樂的丈夫與孩子,笑著拍了拍花長空的肩膀,起身出了書房。
  
      等衛明月一走,花應庭在身上掏啊掏,掏了半天,掏出幾張面額不同的銀票,大氣地放到花長空手里“拿去,這是為父給你的獎勵?!?br/>  
      “哇,爹爹,你竟然藏了近幾百兩的私房錢”花琉璃探頭看了眼數額,小聲道,“被娘親知道,你就完蛋了?!?br/>  
      “小丫頭知道什么?!被☉ズ俸僖恍?,“男人藏點私房錢,那是夫妻間的樂趣。再說了,我費心費力的藏這點銀子,最后不還是花在你們身上了”
  
      身為丈夫,每年總是要想辦法給夫人準備一些驚喜的,這些錢從哪里來
  
      當然是私房錢。
  
      身為父親,在兒女過生日或是表現好的時候,總是要買禮物鼓勵一下的,錢從哪里來
  
      還是私房錢。
  
      看著私房錢一點點變多,那是滿足感。
  
      把私房錢花在最看重的人身上,那是成就感。
  
      “你們還是太年輕?!被☉ド焓贮c了點兒女的腦袋,“你以為我會怕你們娘親知道這事我告訴你們”
  
      走廊外傳來腳步聲,花應庭按住花長空的手,把銀票塞進他懷里,揚聲道“男人怕老婆算什么,怕老婆是好男人的表現。長空,你記住了沒”
  
      “整天沒個正形,跟孩子們說什么呢”衛明月走到門口,“先帶孩子們給先輩們上香,你們洗了手就來祠堂?!?br/>  
      “好的,夫人?!被☉ツ樕蠑D出討好的笑。
  
      花長空與花琉璃齊齊看向花應庭,露出微妙的微笑。
  
      “爹爹果然不怕娘親?!?br/>  
      “只是怕得厲害而已?!?br/>  
      花應庭臉皮厚,被兩個孩子取笑動怒,把兩個孩子像趕鴨子似的趕出門“滾滾滾,洗手上香去?!?br/>  
      逗得兄妹二人嘻嘻哈哈好一陣樂,花琉璃還趁機從花長空懷里抽出兩張銀票,塞進自己衣兜里。
  
      與熱鬧的花家比起來,林家就冷清了不少。
  
      “這次的會試你的名次還不錯,但以你的水平,進入前三應該沒有問題的?!绷种劭粗故坠⒌膬鹤?,“不要驕傲,也不要自我滿足,爭取殿試時有個好的發揮?!?br/>  
      “是?!绷稚ь^看了眼林舟,猶豫片刻,開口道“會試結束后,同屆考生約在了酒樓用飯”
  
      “殿試在即,學子間太過親密有拉幫結派的嫌疑?!绷种勐砸凰妓?,“盡量少參加這些活動,在家多溫習書本?!?br/>  
      “兒子記住了?!绷稚凵裎Ⅶ?,“父親,兒子回書房看書了?!?br/>  
      “嗯?!绷种凵袂槠届o地點了點頭。等兒子離開以后,他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來。
  
      他雖出身寒門,但只要兒孫爭氣,再過百年,他們林家勉強也能稱得上詩書世家了。
  
      他心里閃現出一個念頭,但是很快又壓了下去。
  
      為人臣者,絕不該有這樣的念頭。
  
      京城太繁華了,繁華得讓人一不小心,就容易迷失自己。
  
      臨近午時,花琉璃坐上了進宮的馬車,心情極好地去找太后了。
  
      一進壽康宮,她就看到陪坐在太后身邊的太子,上去見過禮后,花琉璃對太子笑道“殿下,你又來太后娘娘這里蹭吃蹭喝啦”
  
      “你今天進宮,祖母定會準備好吃的飯菜,孤可不能錯過這樣的好機會?!碧友b模作樣道,“以后郡主要多進宮,孤也能多蹭一些美食佳肴?!?br/>  
      太后被兩個小輩逗樂“你們還不快快把美食端出來,不然這兩孩子就要怪哀家不給他們吃喝了?!?br/>  
      “太后娘娘,臣女跟太子可不一樣,在您身邊,臣女就算吃糠咽菜都是開心的?!被鹆ЦA烁I?,歪著頭笑瞇瞇道,“您嫌棄太子就好啦?!?br/>  
      “對對對,咱們琉璃是貼心的小花襖?!碧蟊换鹆Ф旱眯β暡粩?,就連用飯的時候,也不講究宮里的規矩,聽花琉璃講宮外的趣事。
  
      花琉璃很懂得哄老人開心,同樣一件事,她講出來總是充滿了趣味,太后被她哄得多用了半碗養生湯。
  
      “咱們十個人都比不上郡主一個?!笔尘叱废乱院?,女官給太后捧來一盞消食茶,“平日里娘娘總是嫌養生湯味兒不好,喝上一口就擱下了。有郡主在,娘娘竟是喝完了整整一碗,奴婢都恨不得郡主能天天住在壽康宮了?!?br/>  
      這個女官叫紅綿,是太后身邊得用的女官,花琉璃與她也比較親近。聽她這么說,花琉璃笑著點頭道“這話我先記下了,以后我三天兩天就往太后娘娘這里跑,太后娘娘就算煩了臣女,臣女也要厚著臉皮不走?!?br/>  
      “不走,不走,你一直住在哀家這里,哀家也喜歡呢?!碧笳Z氣親昵道,“日后你嫁了人,夫家若有半點對你不好的地方,你就來找哀家,哀家給你撐腰?!?br/>  
      坐在旁邊無人理會的太子默默抬頭看了眼太后,見太后連看都不看他,又默默把腦袋垂了回去。
  
      “有這么好的太后娘娘護著臣女,臣女還成什么親?!被鹆О胝姘爰俚亻_玩笑,“像這樣多好,臣女想陪著您就來看您了,在壽康宮多住幾日也沒人說嘴。若是成了親,既要顧忌公公婆婆的看法,還要顧忌丈夫與孩子,多沒意思?!?br/>  
      太后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還是小孩子心態啊?!?br/>  
      可是心里隱隱又覺得,花琉璃的話有些道理??伤頌樘?,這些話不能宣之于口,傳出去會惹來麻煩。
  
      “郡主,若世間會有尊重你愛好,讓你生活自由的男人,你愿意嫁給他嗎”太子問。
  
      “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男人吧”花琉璃想,如果真有她在別莊養面首都能容忍的好男人,她也不忍心傷害人家啊。
  
      好男人是讓女人疼的,不是讓她來糟蹋的。
  
      罪過罪過,這種事想都不能想。
  
      “為什么沒有”太子微笑,“愛能包容一切?!?br/>  
      花琉璃目瞪口呆地看著太子“愛情,可以讓人這么能忍嗎”
  
      愛一個人可以愛到喜歡上他送的綠帽子
  
      愛情這么可怕的哦
  
      她還是不要成親,不要喜歡上別人了。
  
      太子見自己的話不僅沒讓花琉璃感動或是向往,反而露出了敬而遠之的表情,忍不住反思,他跟花琉璃之間,是不是存在著某種言語上的誤會
  
      “娘娘,消息打聽到了?!睂m女喜氣洋洋地走進來,朝林菀行禮道“恭喜林小姐,令兄這次會試,取得了第七名的好成績?!?br/>  
      “不愧是林大人的兒子,果然沒有墮了林家威名?!辟t妃聽到這個消息也非常高興,“快,給林大人與林公子送賀禮去?!?br/>  
      “娘娘,請娘娘不要破費?!绷州夷橆a興奮得發紅,但在賢妃面前還維持著冷靜,“家兄不過是第七名的趁機,哪里值當娘娘如此對待?!?br/>  
      賢妃不好意思跟未來兒媳婦說,她們田家人在讀書念字上實在沒什么天分,別說會試第七名,族里若是有人考上秀才,都是要感謝天感謝地的。
  
      近三十年來,田家還沒人拿過會試前二十名的好成績呢。
  
      “林小姐不必謙虛,這是好事,值得高興?!辟t妃拍了拍林菀的手臂,讓貼身宮女開她的私庫,去準備禮物。
  
      賢妃想著林家初進京城,又沒有置下多少產業,所以除了筆墨紙硯外,還準備添加些金銀珠寶一起送過去。
  
      田家祖上是皇商,攢下不少家業,別的不多,就是錢多。
  
      擬好禮單,賢妃忽然想起花家的三公子也參加也這次的會試,順口問了一句“那個花長空,可上榜了”
  
      “回娘娘,花三公子上榜了?!被卦挼膶m女聲音小了不少。
  
      “他竟然也能考中”賢妃嗤笑一聲,“衛明月與花應庭竟然也能養出一個考中貢生的兒子,也是難得,他考了多少名”
  
      宮女偷偷看了眼賢妃與林菀,猶豫著不敢開口。
  
      “怎么,他的名次很難啟齒”
  
      “娘娘,花、花三公子是本屆會試的會元”
  
      “你說什么”賢妃把手里的禮單差點扯成兩半,“花長空竟然是會元”
  
      “青寒州那邊教得出一個會元”賢妃忽然想回娘家把那些子侄全部揍一頓,看看人家花長空都能考中會元了,他們連一個秀才都考不上,慚不慚愧,丟不丟人
  
      見賢妃娘娘反應這么大,林菀心里有些難受。應該說,自從她知道花琉璃曾經差點成為英王未婚妻后,就忍不住與花琉璃攀比。
  
      她甚至抑制不住地猜測,賢妃娘娘會不會后悔沒有定花琉璃為未來英王妃,開始嫌棄自己。
  
      哥哥從小勤加念書,寒暑不歇,怎么會考不過花長空呢
  
      有了這么個插曲,賢妃好心情去了一半,林菀更是忐忑不安。她總覺得宮女們雖然表面上仍舊對她恭敬,內心卻在偷偷嘲笑她。
  
      笑她的哥哥有個做狀元的父親,卻比不過武將家的兒子。
  
      她被這種難堪折磨得一夜未睡,直到第二天早上,她陪賢妃娘娘一道給太后請安,看到花琉璃坐在太后身邊,與太后談笑自如后,這種難堪就化為了惱恨與嫉妒。
  
      若是沒有花琉璃,她的人生也許就不會有這么多難堪的時刻。
  
      賢妃娘娘跟太后談到英王成親的事,就讓花琉璃跟林菀出去玩,這些事當著小姑娘的面來說,到底有些不妥當。
  
      林菀心神不寧地跟在花琉璃身后出去了,她看著盛裝打扮的花琉璃欲言又止。昨晚她跟宮女打聽過了,據說太后娘娘非常喜歡花琉璃,每次只要她進宮,太后都會給她準備很多好東西,比待親生女兒還要好。
  
      想到太后剛才對自己平平淡淡的態度,林菀心里十分難受,太后娘娘是不是不喜歡她,還是不滿意她的家世
  
      “林家的那位千金,性子看上去悶了些?!碧蟛惶赓t妃把婚期訂在中秋前后,“哀家擔心明昊與她相處得不融洽,不如再觀察一段日子?!?br/>  
      “太后,明昊那孩子性子有些直,就是要像林菀這種脾氣溫和的姑娘,才能與他相處融洽。若是遇到那些脾氣直的或是嬌氣的,豈不是針尖對麥芒,天天吵架”賢妃陪笑道,“更何況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婚事拖久了也不好?!?br/>  
      太后知道賢妃嘴里提到的“脾氣直”“嬌氣”是誰,以她來看,英王娶了嘉敏或是琉璃,都比娶那個林家小姐合適。
  
      倒不是說林家小姐不好,只是她怎么瞧都覺得這兩孩子不合適。
  
      “唉?!碧蟮?,“哀家老了,這些廢神的事,還是要你跟皇帝做主?!?br/>  
      不聾不啞不做家翁,管太多的老太婆遭人嫌。她只是心疼孩子,人這輩子就短短幾十載,辜負了青春好時光,一輩子都找不回來。
  
      “郡主很高興吧?!绷州遗c花琉璃并肩走在宮道上,她們的頭頂上方,是高高的天空,“恭喜令兄取得會元?!?br/>  
      “多謝?!被鹆я娉值仡h首。
  
      “家兄這次發揮得不好,讓郡主見笑了?!?br/>  
      花琉璃默默往旁邊移了一步,離林菀遠了一點,林家公子考得怎樣與她有何干系,她為什么要哭或者笑
  
      “林小姐說笑了,比令兄成績好的并非家兄一人,我想大家都不會笑的?!被鹆O履_步,語氣淡淡道,“我覺得林小姐似乎對我有什么誤解,話不投機半句多,林小姐先請吧?!?br/>  
      林菀面色變得十分難看,她蒼白著臉道“不是我對郡主故意為難,只怕是郡主有意刁難我?!?br/>  
      花琉璃把林菀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冷笑道“林小姐,你覺得你有什么值得我特意為難的”
  
      林菀眼神幽幽地看著花琉璃不說話。
  
      “我一直仰慕令尊的才華與氣度,林小姐身為林家的女兒,不要因為一時沖動,墮了家中兄長的名聲?!被鹆鏌o表情,語氣嚴肅,“林小姐今日的失常,我看在林大人的份上,不會外傳也不會計較。但我這個人不僅膽子小,心眼也小,希望不要有下次?!?br/>  
      說完,轉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有今日的風光,不過是靠著家中長輩而已,你以為你們花家又能風光到幾時”林菀被花琉璃的話刺激得失去了理智,高聲問,“你不要太得意?!?br/>  
      花琉璃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林菀,忽然笑了笑,伸手捂住額頭,輕輕出聲“我的頭好痛,快喘不過氣了?!?br/>  
      “郡主,郡主您沒事吧”鳶尾一個大跨步,上前扶住了花琉璃。
  
      花琉璃眼瞼一陣顫抖,仰頭暈了過去。
  
      “快去請御醫?!?br/>  
      “來人啊?!?br/>  
      確定太后不會插手兒子的婚事,賢妃心中大定,真準備起身請辭職,就聽到外面傳來喧嘩聲。
  
      “發生了何事”太后問。
  
      “太后娘娘?!奔t綿匆匆走進內殿,看了眼賢妃,對太后道,“郡主急怒攻心,暈過去了?!?br/>  
      “什么”太后急了,“好好的,怎么會急怒攻心哀家不是讓你們好好伺候郡主,一個個的都是木頭腦袋嗎”
  
      “請太后恕罪?!奔t綿跪在了太后了面前。
  
      “太后娘娘?!被鹆袂樯n白地由婢女扶著走了進來,她勉強笑道,“這跟其他人沒有關系,只怪臣女身體太弱,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br/>  
      “快坐下?!碧笞寣m女們扶著花琉璃坐下,“有沒有哪里感到不適”
  
      “臣女只是一口氣沒緩上來,伺候臣女的這些宮女太監待臣女極好,以為臣女氣得暈了過去,才會如此緊張?!被鹆曇粲行┨撊?,“這都是老毛病,吃過藥便好了?!?br/>  
      太后注意到“氣”這個字,頓時眉頭皺得死緊“誰這么不懂事,明知道你身體不好,還惹你生氣”
  
      “與他人并無太大關系,是臣女脾氣不好”
  
      “胡說,你的性子哀家還不知道,若是不是惹急了你,你怎么會氣成這樣”太后見花琉璃不肯說,便問紅綿“你跟哀家說說,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紅綿把事情經過跟太后講了一遍“林小姐質問郡主,說花家能得意到幾時云云,郡主便被氣得暈了過去?!?br/>  
      “豈有此理”太后氣得要去拍桌子,花琉璃趕緊握住她的手,“太后娘娘,桌子這么硬,您別拍疼了手?!?br/>  
      “你這孩子”太后又氣又笑,“以后誰若是再說這種話,你不要自己生氣,直接吩咐下人打她的嘴巴子,哀家替你撐著?!?br/>  
      “太后娘娘,林小姐還跪在外面請罪”
  
      “她是林大人的女兒,小姑娘之間的吵嘴,犯不著下跪請罪?!碧笳Z氣淡淡,偏頭看向賢妃,“你把人帶回去吧?!?br/>  
      看出太后娘娘內心的不滿,賢妃欲哭無淚。
  
      這事跟她沒關系啊,林菀說的那些話,又不是她教的??闪旨遗c花家素來沒有恩怨,林菀為什么要針對花琉璃
  
      若她是太后,大概也會懷疑,這些話是她這個未來婆婆偷偷在林菀面前念叨的。
  
      這可真是六月飄雪,有冤無處訴了。
  
      太子匆匆趕到壽康宮,看到跪在宮門前的林菀,端坐在步輦上的他,面無表情道“滾?!?br/>  
      林菀肩膀抖了抖,沒有抬起頭來。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