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造作時光 > 第74章 傻事

第74章 傻事

花琉璃話音剛落,門外便響起輕輕敲門聲。
  
  “福壽郡主,陛下來探望您了?!壁w三財在門外道,“不知您此時可方便?!?br/>  
  鳶尾起身把床帳放下,玉蓉把房門打開,眾人齊齊行禮。
  
  “陛下,請恕臣女傷重,無法向您行禮?!?br/>  
  “不必多禮,不必多禮?!辈〉鄹糁葑永锏募啂ぷ?詢問婢女們花琉璃用了什么藥,醒來后有沒有用餐,問完以后和藹可親地對花琉璃道:“太后待你如親孫女,那你便是朕之半女,在宮中居住不必拘謹,只當作是自己家里?!?br/>  
  “多謝陛下?!?br/>  
  “你好好休息,朕那里還有一些祛疤的好藥,等下就讓人給你送過來?!弊鳛槲磥砉?昌隆帝擔心影響未來兒媳休息,親切地囑咐過后,留下一大堆賞賜,便笑容滿面地離開了。
  
  以前他還有些擔心花家小姑娘身體太差,現在他是半點芥蒂都沒有了,身心都暢快得很。
  
  若不是恰巧聽到這小丫頭的話,他還不知道衛卿家與花卿家如此愛戴自己,如此關心自己,這份情誼并沒有因他們去邊關多年而淡化,反而越來越濃,連家里的小輩都知道得這么清楚。
  
  可是他們這么多年以來,卻什么都不說。若是其他人,早就已經明示暗示在他跟前說了無數遍了。
  
  “三財啊?!辈〉鄹锌?,“得良臣如此,朕心甚慰啊?!?br/>  
  趙三財連忙道:“兩位將軍素來如此,雖不擅言辭,但是對陛下您的一片忠心,卻從未少過?!?br/>  
  “你說得對?!辈〉廴韵萦诟袆又袥]有出來,作為一個治國有道又富裕的皇帝,他一感動就忍不住想給臣子賞賜東西,于是皇帝私庫里的好東西,又送了一堆到花家。
  
  反正是送給未來親家的,四舍五入那就是一家人。
  
  自家人送東西給自家人,不算虧。
  
  昌隆帝心情正好,就見大兒子姬元昊扭扭捏捏地走了過來,只是他長得人高馬大,那捏捏捏捏的樣子,看得昌隆帝眼睛很是難受。
  
  “元昊,你這是何做派?”
  
  “父皇?!庇⑼踉诓〉勖媲靶辛艘粋€大禮,“兒臣拜見父皇?!?br/>  
  “起吧?!辈〉垡妰鹤幽樕巷w起了兩朵紅云,忍不住嘆口氣,“你找朕,是有什么事?”
  
  英王看了看昌隆帝身后的那些宮女太監,有些不好意思,他小聲道:“兒臣有一事相求?!?br/>  
  “說吧?!眱号际怯憘?,昌隆帝深吸一口氣,不斷提醒自己要慈祥,不能發脾氣。
  
  “兒臣覺得,福壽郡主挺好的,要不您幫兒臣做個媒……”
  
  “當初朕倒是有意給你做這個媒,你跟你母妃不是拒絕了?”昌隆帝心頭的火苗直往上竄,很快就變成了滔天怒火,“你當兩位將軍唯一的女兒,是送進宮的那些選女,你想要就要,不要就不要?!”
  
  “那是兒臣以前糊涂?!庇⑼跣囊粰M,牙一咬,噗通一聲跪在了昌隆帝面前,厚著臉皮假哭道,“父皇,兒臣今年已經二十有一了,您不能總讓兒臣這么單著???更何況兒臣為長,兒臣若是不娶妻,下面的弟弟們又該怎么辦?”
  
  “這會兒倒是體貼起弟弟了?!辈〉巯訔壍叵氚炎约旱拇笸?,從英王懷里□□,沒想到英王力氣頗大,他一時半會竟脫不了身。
  
  “你的想法朕明白了,你放心,朕會替你挑個能干的王妃,但是福壽郡主不行?!比羰瞧渌夜媚?,昌隆帝可能會懷疑她魅惑皇子,引起皇子間矛盾。但花琉璃不同,昌隆帝覺得她既忠心又勇敢,溫柔又善良,絕對不是魅惑人心的女子。既然錯不在人家身上,那就是自己兒子的問題。
  
  所以思來想去,不管怎么看,都是自家兒子的錯。
  
  “為何?”英王不解道,“兒臣覺得福壽郡主溫柔體貼,善良聰穎,很是適合嫁入皇家?!?br/>  
  “關于這一點,朕的看法與你是一致的?!?br/>  
  英王心中一喜,看來這事有戲。
  
  “所以朕已經跟兩位將軍提了,讓她嫁給你三弟,當太子妃?!背弥髢鹤鱼渡竦墓Ψ?,昌隆帝趕緊把腿從兒子懷里扯出來,“人跟人之間,是要講究緣分的,當初朕想讓你娶福壽郡主,你不愿意。如今你倒是想了,可人家已經有人娶了?!?br/>  
  “元昊?!辈〉蹚澫卵?,拍了拍大兒子的肩膀,“人這一輩子,總會面臨許多選擇,選了便是選了,哪有那么多的回頭路?即便你是皇子,也會有做不到的事,你明白嗎?”
  
  英王渾渾噩噩,既不甘自己有些喜愛的女子要嫁給最討厭的太子,又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要拒絕娶花琉璃,他仰頭看著昌隆帝,說不出話來。
  
  “自你拒絕與花家結親以后,可曾主動與花家交好,可曾對福壽郡主有過幾分特別?”昌隆帝見大兒子如此懵懵懂懂,只好道,“當你發現自己心意后,可曾主動追求過福壽郡主?”
  
  英王茫然,他是王爺,娶臣女為妃,那是這個臣女的榮幸,何須主動追求?
  
  “你連最后一條后悔路都堵死了,如今便是后悔,也是來不及了?!辈〉鄄挥傻脫u頭,世間女子大都喜歡溫柔體貼還把自己放在心上的男子,自家老大占哪一點呢?
  
  “想開點?!辈〉郯矒岚愕嘏牧伺挠⑼?,“這事以后不要再提,福壽郡主以后是要做你弟媳婦的,你別壞了她名聲?!?br/>  
  英王哆嗦著唇,半天說不出話來。
  
  “父皇,大皇兄,你們在這里做甚?”太子見皇帝彎著腰,英王半跪在地上,一副撒潑打滾的樣子,皮笑肉不笑道:“大皇兄不小心摔跤,還要父皇扶才起來?”
  
  英王能在昌隆帝面前撒潑打滾,卻不愿在太子面前丟了顏面,他瞪了太子一眼:“與你何干?”
  
  “孤就是看看熱鬧,要不你繼續?”太子打開折扇往臉前一遮,“請大皇兄放心,孤不看你?!?br/>  
  英王:“……”
  
  好氣,好想打死他!
  
  昌隆帝怕三兒子知道大兒子起了娶福壽郡主的心思,只好打斷兩兄弟的對話:“元溯,你身上的傷還沒好,怎么出來吹風?”
  
  “父皇,兒臣只是一些皮外擦傷,并無大礙?!碧咏o昌隆帝行了一禮,“兒臣實在放心不下琉璃的傷,所以想去壽康宮看看她?!?br/>  
  “去吧去吧?!辈〉蹖嵲谂逻@兩兄弟鬧起來。
  
  太子瞥了一眼幽幽看著自己的英王,英俊瀟灑一笑,轉身離開,渾身上下充盈著一股炫耀的味道。
  
  英王覺得自己胸口痛,又痛又悔又恨,卻說不出一句抱怨的話。
  
  是啊,當初是他不想與花家結親的,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
  
  “你回去好好休息,過段時間朕給你找個好媳婦?!辈〉郯参苛舜髢鹤右粫?,才轉身往宸陽宮走。
  
  走到半路,見到結伴而行的二兒子寧王與五兒子,就順口問了一下他們最近的功課。
  
  哪知道五兒子提到畫畫,就說個沒完,聽得他很是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多嘴??墒亲龈赣H的,看到兒子那亮閃閃的,充滿自信的雙眼,又不好打斷他的話,只能繼續聽下去。
  
  他以為五兒子要講上半個時辰的繪畫心得,哪知這個兒子話鋒突然一轉:“兒臣以為,樂陽長公主教養出來的二女兒實在無禮,應該讓皇祖母派兩個女禮儀官上門斥責一番,教她什么叫做禮儀?!?br/>  
  “嗯?”昌隆帝有些意外地看著五皇子,“朕記得你與謝家的二丫頭,似乎沒什么交情?”
  
  “這等無禮粗鄙之人,兒臣自然不會與她有交情?!蔽寤首觾炑诺匦辛艘欢Y,“與福壽郡主比起來,她……”
  
  聽到“福壽郡主”四個字,昌隆帝怕這個五兒子也說什么“兒臣覺得福壽郡主甚好,有意求娶”之類的話,趕緊道,“朕也覺得福壽郡主甚好,所以有意讓太子迎娶她為太子妃,你們覺得如何?”
  
  寧王向來是父皇說什么是什么,大哥三弟說什么是什么,聽到父皇這么問,腦子還沒反應過來,嘴先說好:“福壽郡主乃良將之后,與太子乃天生一對,兒臣以為父皇這個想法很好?!?br/>  
  五皇子表情有些糾結,福壽郡主是一位品位高雅的懂畫之人,嫁給太子這個有些難以相處的人,會不會受委屈?
  
  “宴丘,你以為呢?”昌隆帝見五兒子不說話,臉上的笑意淡了些。
  
  “兒臣以為甚好?!蔽寤首拥牧夹臎]有堅持到五息的時間,便選擇了投降。
  
  反正他是皇家人嘛,為了自己的利益,良心這種東西,偶爾拋棄一下也是無可奈何。大不了以后,多作兩幅畫送到東宮,就當是自己賠禮了。
  
  自認自己的畫作價值千金的五皇子,想通這一點后,睜眼說瞎話也心安理得起來。
  
  送走了昌隆帝,鳶尾小聲對花琉璃道:“小姐,您見風使舵的功夫,是越發的厲害了?!?br/>  
  “哪里哪里?!被鹆еt虛笑道,“我說的句句皆是肺腑之言,半點都不摻假?!?br/>  
  鳶尾與玉蓉誰也不信她的話,只笑著在一邊伺候,玉蓉擔心她無聊,還特意找了幾本書來,念著給花琉璃聽。
  
  “郡主,太子殿下來了?!眽劭祵m女官進來匯報,鳶尾與玉蓉互看了一眼,識趣地選擇了退讓到了一邊。
  
  “琉璃?!碧哟蟛竭M來,見花琉璃面色仍舊蒼白如紙,又是心疼又是后悔:“孤若有……若有花將軍那般武藝,你就不用受傷了?!?br/>  
  “殿下,家父自小習武,又是在戰場上打拼過,您何必與他比?”花琉璃輕笑一聲,“殿下從小既要學文,又要習武,還要跟著陛下學習治理朝政,已經很厲害了?!?br/>  
  “更何況,若不是殿下后面舍身救臣女,臣女只怕回不來了?!被鹆дf的是實情,當時那個情況,若不是太子放心不下她,沖出來分散殺手的注意力,她恐怕會死在刺客的亂箭之下。
  
  “你以舍身救我,我自然舍得以性命待之?!碧幽闷鹩袢胤旁谝贿叺臅?,“這是什么?”
  
  “婢女擔心我無聊,便找了書念與臣女聽?!?br/>  
  太子翻了翻,對花琉璃笑道:“既然如此,我來給你念一段?!?br/>  
  “方生茫然四顧,遠遠見一姑娘手持花籃而來?!?br/>  
  “方生問:你是何家的姑娘,竟如山尖白云般無瑕?”
  
  “姑娘曰:公子莫是忘了,三年之前,您救了一個采花的姑娘,曾對那姑娘說,待我考中狀元,便騎著高頭大馬,迎娶你回家?如今三年已過,公子哪里還記得,小女子在此處等候你千個日夜?”
  
  讀到這里,太子皺了皺眉:“我定是舍不得讓心愛的人,等我這么久的時光?!?br/>  
  花琉璃看著他不說話。
  
  “三年的時光,三十六個月,人的一生,又有多少個三年?”太子把話本合上,輕輕放回原位,“人生短暫,時光正好,怎能浪費一時一刻?”
  
  “殿下覺得,怎樣才是對的?”花琉璃笑問。
  
  “自然是帶她一起走,山中苦寒,喜歡一個人,又怎么舍得讓她獨自等待那么久,再相見時,竟認不出她的容貌?”太子起身走到床邊,輕輕握住花琉璃的手,“我若是看雪,便為她穿上最暖和的衣服,帶她一起看世間最美的雪。我若是享受珍饈美食,永遠都只與她分食?!?br/>  
  花琉璃微微松開太子的手:“若是她不愿呢?”
  
  太子怔怔地看了她良久,緩緩松開手,勉強笑道:“若是她不愿,我便贈她暖裘,予她榮華,由得她一生自由?!?br/>  
  花琉璃看著眼前這個明明很難過,卻還要笑著的美人,輕笑出聲:“這樣傻不傻?”
  
  “人這一生,總要做一件傻事,才算是完美?!保ǎ?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