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造作時光 > 第96章 不是她

第96章 不是她

跟花琉璃一起過來的五皇子,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這、這……”年僅十七的他,看到太子衣衫不整,跪在福壽郡主面前的宮女哭得傷心,下意識便想,太子三哥這是在做什么?
  
  不對,他為什么會下意識覺得是太子對宮女做了什么?
  
  因為太子高高在上無人敢冒犯,還有這個宮女看起來可憐嗎?
  
  “郡主,太子三哥不是那種見色起意的人,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誤會?!蔽寤首优率虑轸[大對太子不好,又怕這件事影響太子與福壽郡主的感情,連忙開口道,“要不我們坐下慢慢說?”
  
  萬一招來花將軍與衛將軍,把太子三哥按在地上一頓揍,到時候大家臉上都不太好看。
  
  “五弟,你怎么來了?”聽到五皇子幫自己說話,太子才注意到五皇子的存在。不過這會兒他也顧不上這個弟弟,只是小心翼翼地看向花琉璃:“琉璃?”
  
  “下次遇到這種事,應該怎么做?”花琉璃面無表情地看著太子。
  
  站在花琉璃身后的鳶尾見那個宮女還想撲過來,上前把宮女扣在地上,快速地在她身上搜索了一遍:“郡主,她身上沒有可疑的武器,發釵也正常?!?br/>  
  五皇子張大嘴,半天回不過神來,將軍府的丫鬟,都這么厲害?他扭頭看向太子,內心在大喊,太子三哥,你還是快點回答福壽郡主的問題,我怕這幾個丫鬟問完宮女,就要開始拷問你了。
  
  “下次孤再離她們一點,不讓她們碰到孤半點衣角?!?br/>  
  五皇子:“???”
  
  太子三哥福壽郡主面前這么乖巧,這么好說話?
  
  “殿下,你身為國之儲君,遇到這種事,首先應該做的事,是逃離封閉的空間?!被鹆б荒_踏進后殿更衣房,“無論對方是什么樣的身份,忽然出現在你身邊,就代表著有所圖謀,這樣的人有多遠你就離她多遠?!?br/>  
  “若她只是圖你地位與容貌倒還好,若是她圖你的命,你的處境就會很危險?!被鹆ё叩教由磉呎径?,居高臨下地看著被摁在地上的宮女:“我再問你一起,太子當真對你見色起意?”
  
  “是、是的?!睂m女趴在地上狼狽極了,不管不顧道,“為了強迫奴婢,太子連身邊伺候的人,都全部趕去了外面??ぶ魅羰遣恍?,可以問殿外的守軍?!?br/>  
  五皇子急道:“胡言亂語,太子三哥更衣的時候,本就不喜歡身邊有他人伺候,與你有什么關系?”
  
  “五皇子殿下,為何你也要替太子殿下隱瞞?”宮女哭泣道,“奴婢不過賤命一條,殿內殿外都是太子的人,無論奴婢說什么,都不會有人相信,對不對?”
  
  她哭得傷心欲絕,猶如無助的孤雁,若是心軟一點的人,大概都會開始自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錯怪她了。
  
  太子面色陰沉,這是一個十分不入流的手段,但它有致命的一點,就是在人心種下了懷疑的種子。也許一時片刻,琉璃會相信他,但是明天呢,后天呢,以后呢?
  
  她會不會在某一天忽然想起今天的事,然后開始無端猜測懷疑?
  
  想到這,太子扭頭看向花琉璃,若是琉璃懷疑他……
  
  “看著我?!被鹆в脠F扇抬起宮女的下面,讓她直面自己,“你覺得我長得好看嗎?”
  
  “郡主國色天香,美貌傾城?!睂m女不明白花琉璃為什么要這么問。
  
  “那么我與你相比,誰美?”花琉璃勾了勾唇角,似乎對這個宮女的回答十分滿意。
  
  “郡主,她一個粗鄙的宮女,有何資格與您相比?”東宮隨侍太監連忙道,“郡主,請您不要聽信她的謊言?!?br/>  
  “郡主是仙人下凡,奴婢只是蒲柳之姿,如何與郡主相比?!睂m女期盼地看著花琉璃,“郡主您心地善良,求郡主救我?!?br/>  
  “救你?”花琉璃站起身,冷哼一聲,“我倒是覺得,你的眉毛還有你的眼睛都很美,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br/>  
  “只是你看到我出現,就迫不及待說太子為難你。我以為這種時候,你會下意識向更有地位的五皇子求救,而不是我?!被鹆еS道,“我可是未來太子妃,你就沒有想過,我會幫著太子殺人滅口?”
  
  最重要的一點,太子就算是腦子進水,也不可能在這里做什么。
  
  “你不是想以死明志嗎?”花琉璃砸碎手邊的一個花瓶,撿起碎瓷片塞到宮女手里,“來,現在就死給我跟太子看?!?br/>  
  五皇子覺得,他不應該出現在這里,而是應該待在未央殿里。沒想到柔柔弱弱的福壽郡主,發起火來,這么可怕。
  
  他偷偷往后縮了兩步。
  
  “郡、郡主……”宮女捏著鋒利的瓷片,手都在抖。
  
  “怎么,下不了手?”花琉璃指了指東宮的一個隨侍太監,“沒事,我讓他送你一程?!?br/>  
  “郡主!”宮女扔掉瓷片,磕頭道,“奴婢死不要緊,但是奴婢身份卑微,怎能讓奴婢身上的血,弄臟后殿?”
  
  “這也好辦,讓你把你拖出去?!?br/>  
  “郡主,宮中不可濫用私刑……”
  
  “沒關系,有太子與五皇子殿下在,他們會幫著我毀尸滅跡的?!被鹆ばθ獠恍Φ?,“你不用擔心我,早死早超生去?!?br/>  
  宮女:“……”
  
  “怎么,怕死了?”花琉璃見宮女不敢再說話,把玩著團扇,“看來你剛才說的什么寧死不從,也是騙我的咯?”
  
  說到這,她溫柔一笑:“也不怪你,我家太子長得這么好看,想要對他圖謀不軌的女人,肯定不會少?!?br/>  
  這一幕明明很平靜,但是五皇子卻莫名覺得有些嚇人。他默默地抱住了年輕的自己,假裝自己從未出現過。
  
  萬一等會兒真需要他毀尸滅跡,也能心態平和一些。
  
  “郡主,奴婢不敢騙您?!睂m女還在垂死掙扎。
  
  “你連我的男人都敢窺視,怎么不敢騙我了?”花琉璃撿起被宮女扔掉的瓷片,左手一抬:“手帕?!?br/>  
  東宮太監連忙送上一塊潔白的手帕。
  
  隔著手帕,花琉璃抬起宮女的臉:“這眉毛跟眼睛我看著有些不順眼,割了吧?!?br/>  
  宮女抖個不停,嚇得面無血色。
  
  “不要抖,我只是想劃掉你的眉毛與眼睛。你抖得這么厲害,若是不小心劃傷了你的臉,你可不要怪我?!被鹆О汛善N在了宮女臉上。
  
  “郡主饒命,郡主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睂m女聲音帶著哭腔,“求郡主饒了奴婢?!?br/>  
  五皇子已經縮成了一團,他沒想到福壽郡主在對付情敵的時候,竟然這么有魄力。自己心目中那個病弱膽怯的形象,似乎已經搖搖欲墜,眼看著就要土崩瓦解了。
  
  “別害怕,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被鹆О汛善f給玉蓉,慢慢站起身,瞥了眼乖乖不說話的太子,“現在你可以跟我們說說,是奉了誰的命令靠近太子嗎?”
  
  “奴、奴婢原本只是未央殿的灑掃宮女,前幾日突然有人帶來了家人的信,還有母親的貼身護身符,說是家里弟弟惹了事,一不小心有可能蹲大牢?!睂m女跪在地上,邊哭邊道:“奴婢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照著對方的意思辦?!?br/>  
  “也就是說,你故意出現在這里,是為了讓我誤會太子跟你有染?”花琉璃大概猜到了背后之人的用意,“跟你聯系的人是誰?”
  
  宮女搖頭:“奴婢不知,奴婢只是每天晚上在枕頭下發現神秘人留下的信?!?br/>  
  “你難道沒有想過,信里的內容,都是騙你的?”花琉璃心里隱隱有了猜測,她看了眼太子,這是想故意毀壞太子名聲,引起花家對太子不滿啊。
  
  京城里誰不知道,她是爹爹與娘親的掌上明珠,若是讓二老發現,太子竟然在百國宴的當天,在后殿調戲宮女,二老是絕不可能讓她嫁給太子的。
  
  事情若是鬧大,傳到其他人耳朵里,太子荒唐的名聲就座定了,不管太子以后做再多的事,別人看到他提到他,腦子里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那是個昏聵到在百國宴強迫宮女的荒唐人。
  
  因為一個小宮女,害得太子被花家仇視,被文臣們口誅筆伐,這比買賣怎么想怎么劃算。
  
  手段簡單粗暴,但是只要她對太子有半點懷疑,對方的陰謀就得逞了。
  
  若不是五皇子提前發現不對勁,把她叫了過來,她會以怎樣的方式發現太子的不對勁?
  
  是太子身上有其他女人的胭脂味,還是發現其他可疑的東西?
  
  花琉璃扭頭看著太子,繞著他轉了一圈,伸手在太子袖籠里一掏,從里面拿出一塊繡著其他女子名字的手絹。
  
  “綠草?!被鹆лp輕念著這個名字,“真是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名字,這是你剛才趁太子不注意,放到他身上的?”
  
  宮女一個勁兒討饒,其他什么都不說。
  
  手帕上帶著明顯的女子胭脂香,就差沒明著告訴別人,這是其他女人留給太子的東西,太子給她戴了綠帽子。
  
  都已經春末了,綠帽子就不用了。
  
  “帶下去審問?!碧涌吹侥菈K手帕,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他好不容易才與琉璃定親,沒想到竟然會有人來破壞他們的感情。
  
  他冷聲道:“一個字一個字都審問清楚,如果說不清楚,就以謀害太子論處?!?br/>  
  “這位姑娘?!睎|宮太監皮笑肉不笑地對宮女道,“謀害太子,可是要株連九族的,也不知你那個犯了事的弟弟,還能不能從牢里出來了?”
  
  宮里會有這么蠢的人,隨隨便便一封信就會信?
  
  這中間藏著多少貓膩?
  
  她既然不愿意現在說出來,那就讓她慢慢說。
  
  這么多年,后宮好久沒出現過這種上不得臺面的手段,沒想到再次死灰復燃,就用在了太子殿下身上。
  
  “太子三哥?!钡葘m女被東宮的人帶走,五皇子才小心翼翼走到太子面前行禮:“太子三哥,剛才臣弟的母妃發現宮女打濕你的衣袖,意識到這可能是個陰謀,所以讓臣弟帶福壽郡主過來看看?!?br/>  
  不管事情結果是什么,現在首要目的,是洗清他跟母妃的嫌疑。
  
  “多謝容妃娘娘?!碧痈寤首拥乐x,“若不是容妃娘娘提醒,琉璃就不能及時趕過來救孤的?!?br/>  
  五皇子:“??”
  
  這話,好像有哪里不太對勁的樣子?
  
  “幕后之人安排了這些,應該會暗暗關注這邊,甚至有可能迫不及待帶人過來,好把事情鬧大?!碧勇龡l斯理整理著身上的衣服,“孤越狼狽,那個人就更開心?!?br/>  
  話音剛落,就有其他人出現在了后殿外。
  
  “太子殿下,你這是干什么呢?”賢妃帶著宮女太監過來,見地上躺著碎掉的花瓶,驚訝道:“怎么花瓶也摔碎了?”
  
  她瞥了眼太子,她就知道這個太子會忍不住他的狗脾氣,跟福壽郡主吵架。
  
  太子與五皇子看著招搖著朝這邊走過來的賢妃,齊齊皺眉。
  
  “不是她……”
  
  太子與五皇子再次同時開口,做兄弟十七年,他們第一次有這樣的默契。()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