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我能制造副本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服主之怒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服主之怒

    五尊山河鼎成垂拱之勢,將石碑奉為首位,再以胥國帝璽為樞紐,勾連出了一個氣勢渾樸的大陣。
  
      陰天武站在大陣前,靜候陣中事物的變化。
  
      已有三尊山河鼎表面顯現浮光,它代表著被攻下的胤國、薊國、梁國。
  
      剩下的山河鼎則是現今的奚國,容納了奚、蘇、祁、閭四方之地。
  
      只要胥國能夠攻下占據四國之地的奚國,剩下的兩尊山河鼎就能徹底點亮山河浮光。
  
      大鼎表面的浮光涌動,受吞吐般沒入玉璽中。
  
      整枚玉璽大放毫光,如星夜明珠,閃耀著蒼茫光彩。
  
      藏青石碑則毫無動靜,只能看到虛空中絲絲縷縷的奇特東西投入其內。
  
      陰天武知道這是人道功德。
  
      對世界來說,攻打別國,壯大人道便是功德,而不是什么劫數。
  
      民沸人怨的劫數都去了王淵這個幕后指使那,對鑄圣庭毫無影響。
  
      若是尋常副本師鑄圣庭,這些劫數處理不好將是致命的威脅。
  
      但王淵處于一個微妙的狀態,他的大道種子正在孕育中,連劫數都成了養分,也不知道最終會催生出什么個東西來。
  
      此時胥國和奚國二分天下,奚國背后有天庭在推手,胥國要面對的是一個全盛狀態的破軍星命。
  
      如果不是王淵見機快,先行將七殺和貪狼奪來,胥國的局勢可就不妙了。
  
      殺破狼相互守望,再佐以一個偽紫薇星命,王淵的鑄圣庭計劃很可能會失敗。
  
      幸好七殺和貪狼成了己方的人,只剩一個破軍,即便是全盛狀態,稍用手段不足為慮。
  
      人間的戰場已經面臨關鍵之局,原本坐鎮后方的彭護受到天庭影響也來到了前線,和鄧章、聞人恪遙遙相對。
  
      脫離天庭控制的鄧章和聞人恪重新落入天庭神祗眼中,他們想要弄清七殺、貪狼星命出現紕漏的原因。
  
      現在看來,果然是胥國搞的鬼。
  
      可惜世界意識有了限制,在人道未定之前,神道無法插手此事。
  
      盡管如此,背后仍然暗流涌動,天庭有著更深的謀劃,遠沒有表面一個破軍星命看起來這么簡單。
  
      地府沒有摻和進人道紛爭里,和天庭不同,天庭的目標是在未來人道中占據主導地位。
  
      地府卻不需要,它本身掌控萬靈之壽,僅這一項,就可以約束著人道。
  
      沒了壽元,人族帝皇就什么都不是!
  
      彭護雖為奚國國主,但他非帝命,所以地府沒有出手干預。
  
      反倒是胥帝修了道法,地府鬼神已經盯上了這個減壽不死的異類。
  
      地府中,王淵隱藏在三途川旁,這里鵝毛不浮,遍野的彼岸花是天然的隱匿之地。
  
      王淵化身一株彼岸花,和旁邊的一樣,指引著經過鬼門關的陰魂往里前進。
  
      在人間戰局沒有落定之前,王淵是不會離開這里的。
  
      有道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如果回到人間,難免被天庭監察到,若是再讓地府拘一次魂,可就沒上次那么好運了。
  
      鬼門關又進了一批新的孤魂野鬼,在鬼差的押送下慢慢朝三途川飄來。
  
      彼岸花指引著它們前行,王淵一如既往注視著新來的鬼魂。
  
      就在他以為這群孤魂毫無異樣時,一個飄蕩的鬼魂突兀出手,將身旁押送它的鬼差轟然斃殺。
  
      其余鬼差怒喝出聲:“大膽!”
  
      然而迎接它們的是一面銅鏡,只需被銅鏡一掃,就迅速消融成陰氣,消散在陰冥之中。
  
      出手殺死鬼差的那個鬼魂顯露女聲:“總算到了這里?!?br/>  
      “這就是三途川么?”鬼魂起身望著迢迢大川,面露喜色。
  
      王淵心中震驚,那銅鏡很眼熟,加上鬼魂的女聲,他腦中迅速鎖定了一個身影。
  
      “魏尺素!”王淵搖曳了兩下彼岸花瓣,沒有露出任何異樣,但心里早已掀起軒然大波。
  
      沒想到這女人竟融合了一道英魂,混進了幽冥地界。
  
      看樣子,她的目標是這三途川無疑了。
  
      魏尺素飄到三途川前,眼底略有忌憚,沒有冒失飛上河面。
  
      三途川鵝毛不浮的傳聞,她還是知道的。
  
      魏尺素伸出虛幻的鬼魂之手,遙指三途川,體內澎湃的地圖師力量涌出,輔以銅鏡照在整條三途川上。
  
      三途川所在的地方瞬間被剝離而出,先是變成一道扁平的陰川圖畫,也就是所謂的地圖。
  
      然后輾轉而起,被無形的力量揉捏成了古樸的線條篆文,附著在了銅鏡背面。
  
      這就是三途川地圖融入銅鏡世界的宏觀過程。
  
      實際上內里與銅鏡世界相融,化入了魏尺素的水道,壯大了她的萬水大道本源。
  
      魏尺素搖了搖頭:“還是用渾天祭法實力增長得快,這樣太慢了?!?br/>  
      的確,獻祭天地人三川,更是剝奪了一些瓊岱世界的冥冥之息,想增長得慢都難。
  
      王淵依舊沒有動作,他暗自警醒,這女人泄露出的氣息竟然是府主級,看來之前的陰謀讓她的實力暴增了一個大等級!
  
      以王淵現在的實力,恐難是魏尺素的對手,所以王淵沒有冒失暴露自己。
  
      三途川被剝離的瞬間就驚動了地府鬼神。
  
      先前王淵收取血池地獄的血液,就已經引起了注意。
  
      那位凌駕于冥主之上的陰天子悍然出手,一道陰氣大手隔空拿來,欲要將魏尺素擒于手中。
  
      陰天子憤怒的聲音充斥整個地府:“域外之魔,當誅!”
  
      三途川出現異動時,陰天子看到了魏尺素的動作,他頓時勃然大怒。
  
      作為此界巔峰神位之主,陰天子相當于瓊岱世界的寵兒,和那位天庭之主是同等地位。
  
      世界意識已經告訴他,此人乃域外之魔,獲罪于天,必須鏟除!
  
      魏尺素抬頭看向陰氣巨手,撇嘴道:“切,真是麻煩!”
  
      她撤去了鬼魂偽裝,剛想一頭鉆進銅鏡,然后依靠教中手段來躲避這大羅仙一級強者的攻擊。
  
      結果恰在此時,一道聲音響徹整個瓊岱世界。
  
      “我兒死了,你們要為他陪葬!”
  
      來人是侯服服主,吳東樓!
  
      吳連的死觸動了吳東樓,他不問兇手是誰,他要的是整個瓊岱世界去死。
  
      吳東樓有此舉,一方面是憤怒到了極致,另一方面是無法推算出兇手的信息。
  
      所以一怒之下,吳東樓要讓瓊岱世界的生靈為吳連陪葬。
  
      服主一喝之下,陰氣巨手消散,倒是間接替魏尺素解了圍。
  
      魏尺素卻沒有絲毫喜色:“怎么會惹來吳東樓?”
  
      “是了,吳連死在這里,以吳東樓的性格必定會來?!?br/>  
      “該死,我本不該坐視吳連被殺的,現在麻煩了!”
  
      魏尺素暗自惱恨,她卻忘記了若非自己算計過多,王淵也不會和吳連產生瓜葛。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