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第一亡法 > 二百一十一章 惡魔的手段

二百一十一章 惡魔的手段


      瞧著頗有幾分殷切的凱倫,坎帕斯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似乎對這個回答很滿意。
  
      畢竟在經過一次大敗仍能保持旺盛信心的也沒幾個人,強者從來都是不會畏懼的,從袖口中掏出一張金色書頁。
  
      書頁只有巴掌大,紋路密集,如同槐樹葉子,在每一條紋路相隔出的空間處,都有一行行螞蟻大的小字,在看過去的一瞬間,這些小子似衍化成一尊威武巨人,或是打坐,或是沉睡,或是高聲詠唱,或許雙手托山。
  
      姿態不一,但每一種無不透漏著一股蠻霸之氣,只是看上一眼,便覺得腦海被種種錘擊一次。
  
      這和亡靈之頁有些相似,不過比起亡靈之頁更加高級,不僅材質,尤其記載的內容也遠遠超過了亡靈之頁。
  
      “這是戰神圖冊,由遠古戰神根據獸族形態創造出的戰斗之法,乃是獸族格斗的終極之秘,我剛剛使用的戰神橫沖,雙蛇出海,黑龍吐息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三式?!笨才了菇忉尩?。
  
      凱倫看了看這位戰神祭祀,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凱倫,祭祀之道乃是修身養性之法,對于你來講或許有些生疏,不過我卻不想讓你這根好苗子廢了,現在愛琴大陸危機當頭,你的實力需要迫切提升,我知你身為法師不喜近身格斗,不過戰神圖冊最核心的乃是遠古之魂溫養之法,這才是祭祀的核心之道,想成為世界精英,心中沒有自己的神靈卻是永遠沒可能的?!?br/>  
      “神靈?”凱倫笑了笑,似乎獸族對于神靈有格外的敬畏。
  
      坎帕斯也跟著笑了笑,“或許你不認可我的說法,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不管是一個大陸,一個國度,一個領地,都有自己的核心信仰,這片領地本身的信仰完全由創造者決定,就比如閃金鎮,每一個生靈都想著向上奮進,靠著自己的能力爭取榮譽,這就是閃金鎮的核心信仰?!?br/>  
      “不管以后怎么變,閃金鎮更換主人,都無法將這樣的原始印記抹除,同樣,生靈也是如此,世界之大,生靈萬千,軀殼不已,思想更是千變萬化,但能夠從普通生靈中脫穎而出的,無一不是擁有強大信念的存在?!?br/>  
      “在獸族的戰神圖冊中,清楚記載著如何不斷堅定信念的方法,在我看來,只要不斷加強自己的信念,那么就能演變成遠古之魂,超脫**本身的限制,這應該就是史詩級的存在,而想要成為傳說,應該便是在遠古之魂的形態下再次進階,或許便會成為我們信仰的神靈?!?br/>  
      凱倫有點愣神,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如此詳細對神靈的看法,不得不說,坎帕斯分析的很細致,也很大膽,凱倫竟有幾分信服,的確,其中提到的很多都和凱倫自己的經歷和想象。
  
      他從無名之輩到現在的荒原領主,越來越堅定利用生靈智慧實現自我超脫的理念,越發堅定只要爭取便能出人頭地的想法,隨著他在領地建設的成功,這個念頭越來越強。
  
      沒人是不行的,如果現在不行,只能說付出遠遠達不到成功的要求。
  
      機會可以等,但本身的積累卻不容懈怠。
  
      他相信,眼前的坎帕斯,還有未曾謀面的梅林,或者現在荒原最恐怖的生物卡塔爾,他們和普通生靈的區別很有可能便是在信仰的堅定上。
  
      一個人信仰越堅定,爆發出的力量越不可想象,如今閃金鎮的很多例子已經證明這個理論,那些以前籍籍無名的領主,現在幾乎都能輕而易舉的獲得稱號。
  
      并不是因為他們變了,而是在閃金鎮帶領下,知道自己該干什么了。
  
      凱倫沉了口氣,心境完全平靜下來,“大師,我準備好了,現在咱們能夠談談卡塔爾的事了?!比绻f剛剛他只是興趣的話,現在是完全已一個荒原之主的身份要求,在這一刻,他明白自己應該應該承擔多少責任。
  
      卡塔爾的威脅不僅僅在于他個人,更在于凝聚在他麾下的一眾生靈。
  
      坎帕斯有點意外,似乎在一瞬間這個年輕人長大了一樣,站在眼前的不是那個只知道莽頭向前的年輕人,更像個經歷過風浪的智者。
  
      “卡塔爾的原身是白骨惡魔,凱倫,你對五十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知道多少?”坎帕斯坐在凱倫對面,平靜的問道。
  
      五十年前的世界大戰,具體情況凱倫不清楚,只是知道戰爭相當殘酷,愛琴大陸不過是戰爭一個小戰場,真正的大戰場則是在東印大陸以南更廣闊的亞特大陸。
  
      而東印大陸的前身,則是亞特大陸的一個行省,強橫的惡魔奧義和黑暗煉金武器生生將這個輝煌的文明大陸粉碎成幾百塊。
  
      就那時而言,現在的愛琴大陸不過是一個島嶼而已,即便如此,愛琴大陸上的戰爭相當慘烈。
  
      海族損耗七成,如同驚鯊巡游者這樣的強勢種族直接滅族,獸族同樣損耗極大,以獸族為核心的昆族,蟲族,翼族成年戰士全部死亡,只剩下老弱殘幼,即便經過五十年,這些種族也未能恢復。
  
      當時的獸族比蒙一族直接滅亡,只留下比蒙巨獸,至于主戰種族,也落后的厲害,種族戰技全部丟失,戰勝神廟直接垮掉,所有史詩級存在消亡殆盡,即便現在威名最盛的坎帕斯,也只是戰爭神廟的一個小兵。
  
      唯一要說獲得好處的只有人類,他們雖然也損失了大量人口,但人類憑借強大的學習力,在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內融合惡魔奧義形成了千變萬化的魔法,借助空氣中隱藏的魔法粒子可以形成堪比自然災害的禁忌法術。
  
      在那一段時間,人族涌現出了不少的禁忌法師,他們修建魔法高塔,招募學徒,組建魔法軍團,成為抗擊惡魔侵略軍的直接主力。
  
      這些不需要細說,只要是圖書館,隨隨便便能查到第二次惡魔入侵的所有資料。
  
      凱倫將自己知道的一一告知坎帕斯,這位戰神祭祀如同學生一樣細心聽著凱倫的講訴,在見凱倫沒有更多的內容后,搖頭笑了起來,“這些東西是從書本上看到的吧?!?br/>  
      凱倫點了點頭,不需要否認。
  
      “凱倫,你所知道的和真正的歷史契合度不到十分之一,書本都是經過后期改造的,自然會美化一部分戰爭?!笨才了箛@了口氣,“沒有經歷過戰爭,你永遠不知道有多恐怖,沖天而降的巨型地獄火,永不熄滅的烈火巨人,無窮召喚亡靈的白骨惡魔,天空中隨意收割頭顱的夢魘騎士?!笨才了构之惖男α诵?,“很不客氣的說,就現在我的水平,連當時一個普通的夢魘騎士都打不過?!?br/>  
      凱倫不由一愣,“大師,你現在可是戰神祭祀?!?br/>  
      “別驚訝,這是實話,惡魔的平均戰力遠遠高于我們愛琴大陸的生靈,如若我們世界本身的壓制,恐怕在出現的一瞬間,愛琴大陸的生靈就被屠戮殆盡了,他們根本不需要我們活著,那是負擔,他們對待占領區的方法只有一個,殺死,靈魂筋骨,然后由亡靈惡魔復活尸骸,再把你的靈魂安進去,這樣你就是一個聽話的奴隸了?!?br/>  
      凱倫聽著頭皮發麻,雖然是一進一出,卻完完全全將一個生靈改變成了一個死靈,他不敢想想這些人到底經歷過什么,從坎帕斯的神情看出,似乎這種手段只是戰爭最普通的手段之一。
  
      現在,他終于有點清楚,為什么在艾瑞斯說出卡塔爾是白骨惡魔的一瞬間,三位大陸的頂尖存在立馬圍攻的原因。
  
      惡魔,已經讓他們怕到了骨子里,更確切的說,他們不想讓惡魔的罪孽再一次在愛琴大陸上肆虐。
  
      “大師,后來發生了什么?”
  
      “惡魔的手段讓我們發麻,在戰爭開始后,很多種族倒向了惡魔懷抱,他們開始研究惡魔奧義,其中就包括一部分人類,巫師,不過很快便發現,我們根本無法獲得奧義的使用權,這是惡魔獨有的力量,想要使用,只有完全信仰惡魔?!?br/>  
      “信仰?”這個詞應該放在神靈上,或者某一間神廟中,畢竟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才配稱得上信仰,凱倫弄不清楚坎帕斯為何會用這個詞。
  
      坎帕斯認真的點了點頭,“不錯,就是信仰,像信仰神靈一樣,每天對著惡魔的雕像膜拜,而且必須宣誓,出賣了自己靈魂的惡魔,這樣才能借助到對方的力量?!?br/>  
      “這種借助不是沒有代價的吧?!眲P倫問道。
  
      “當然,不過卻很簡單,只要你每天能夠為這些惡魔提供足夠的信仰者就行,每一個惡魔都喜歡有更多的信徒,至于代價,每一個惡魔都不一樣,就比如血肉惡魔,無法完成任務的代價就是讓血肉如同紙片般落下來,一分鐘一片,直到剩下純骨架?!?br/>  
      凱倫愣住了,竟還有如此詭異的懲罰手段。
  
      坎帕斯將自己的手臂伸出來,上面明顯帶著三道牙痕,似被某種動物咬過。
  
      “大師,這是懲罰?”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