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江湖多風雨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哦,對!”嚴師弟最先反應了過來,一拍腦袋,然后趕緊跑到已經回到茶攤里坐好的秦城身邊,一行禮道:“秦大俠,能否再救救我的師兄?”
  
      秦城喝了一口涼茶,沒有說話,直接站起身來,走向了趙師兄的位置。
  
      “謝謝秦大俠!”嚴師弟見狀趕緊跟著跑了出來。
  
      而守在趙師兄身旁的小師妹則是退后半步,為秦城移開了位置。
  
      秦城先是以常規手法在趙師兄身上點了幾下,沒有任何的效果。
  
      “有意思?!鼻爻且恍?,饒有興趣的將趙師兄的手抓起來,然后注入了自己的一絲內力,半晌之后,秦城松開了趙師兄的手,但是卻沒有繼續下一步的行動。
  
      這讓嚴師弟和小師妹不禁產生疑惑,嚴師弟不禁問道:“秦大俠,這?”
  
      “我已探明了那兩人的點穴手法?!鼻貛熜中χ鴮缼煹苷f道:“不過,這種手法甚是特殊,要我來解,那你的師兄就一定會受傷,只是不知道那兩人能否無傷解開此禁制,事實上,我懷疑此手法的禁制一定會讓人深受內傷,根本沒有平安解除的可能,怎么樣,需要我動手么?或者,你們也可以回去找師門長輩試試看。
  
      “這......”嚴師弟聽了以后臉色陰晴不定的猶豫了起來,小師妹聞言也是臉色一片慘然。
  
      秦城對這種反應并不驚訝,站在那里靜靜的等待。
  
      只是嚴師弟和小師妹沒看到的是,被點住的趙師兄此時眼中甚是急迫,他此時若是能說話,早就讓秦城趕緊動手了,秦城的身份別人不知道,趙師兄可是知道的,秦城與錢、李二人的爭斗趙師兄也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一身的武功就是比玉清門門主還高上幾分,秦城不能安然無恙的解開,他玉清門的師門長輩就更不可能了。
  
      終于一番掙扎之后,小師妹問道:“敢問秦、秦大俠,你說解開此禁制我師兄會受傷,那不知究竟是多重的傷?”
  
      “不會太重?!鼻爻窍肓讼胗盅a充道:“不過也不會太輕就是了,應該一兩個月不能與人動武了?!?br/>  
      小師妹聽完這話,臉上又是一陣猶豫之色,終于,小師妹一咬牙,點頭道:“好,那就請秦大俠動手!”
  
      趙師兄聽到小師妹做出這個決定,當即是滿眼喜色。
  
      “好?!鼻爻且稽c頭,既然有人同意那他也就不用客氣了,直接提轉內力手指點向趙師兄,在趙師兄身上快速連點。
  
      “噗!”在點了將近有一百下之后,趙師兄噴出了一口鮮血。
  
      “趙師兄,你沒事吧?”嚴師弟與小師妹兩人趕緊上前扶住趙師兄,關切的問道。
  
      “我......我沒事?!壁w師兄有些虛弱的擺了擺手,他的身體已經可以動了。
  
      “趙師兄,你解開禁制了?”小師妹眼角含淚的笑道。
  
      “扶我起來?!壁w師兄掙扎著想要起身。
  
      “師兄,你慢點?!毙熋靡荒橁P心的在一旁扶著。
  
      “沒事?!壁w師兄微笑,站起身來以后非常鄭重的向秦城行禮,道:“晚輩玉清門趙金書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嚴師弟與小師妹有些詫異為何趙師兄會自稱晚輩,明明眼前這人也沒比他們打多少,但是見趙師兄拜了那他們也不能落下,于是也跟著行禮道:“晚輩玉清門嚴峻(金萍兒)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不必客氣?!鼻爻且恍?,對趙金書叮囑道:“你身上的禁制已經全部解開,只是傷恐怕要養上兩個月了?!?br/>  
      “是!”趙金書一臉恭敬。
  
      “那好,既然此件事了,那我也就告辭了?!鼻爻屈c點頭,便打算轉身離開。
  
      “前輩不如到玉清門一坐?”趙師兄邀請道。
  
      “我身有要事,下次吧?!鼻爻悄_步未停,從茶攤將自己的包裹拿上以后,便上馬離開了。
  
      “恭送前輩!”趙金書又是沖著秦城的背影一行禮。
  
      待秦城的身影在官道上消失不見,小師妹終于將隱藏在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師兄,那人雖然救了我們的命,可是我們也不用自稱晚輩吧?”小師妹不解的問道,身旁的嚴師弟看了過來,他雖然未說話,但是顯然他也存有此疑問。
  
      “師妹??!”趙金書微笑著看著不解的小師妹,問道:“你可知道他是誰?”
  
      “他不就是五行宮的弟子嗎?”小師妹回答道,隨后她又問道:“難道他還有什么特殊身份不成?”
  
      “五行宮弟子?!壁w師兄苦笑著搖搖頭,道:“要是五行宮的普通弟子都像他一樣,那五行宮恐怕早就一統江湖了?!?br/>  
      “對??!”嚴師弟一拍腦袋,道:“此人的武功那么高,絕對不止是五行宮弟子那么簡單,他與錢、李兩人交過手,知道其武功之高,而秦城居然能同時對陣兩人并且將他們擊敗,那秦城的武功可就不僅僅是比那兩人高出一點了?!?br/>  
      “哎呀!”小師妹最煩賣關子了,見趙金書遲遲不肯說,便催促道:“師兄,你就被賣關子了,他到底是什么人,趕緊說吧!”
  
      “好~”趙金書寵溺的回應道:“這秦城不是別人,正是五行宮太上長老明鴻真人的弟子!”
  
      “什么?”小師妹與嚴師弟兩人聽了失聲驚呼。
  
      “哦,是了!”嚴師弟又是一拍腦袋,道:“沒錯,前一段時間五行宮時放出了一個消息,聲稱是明鴻真人之徒已經在正式出道闖蕩江湖,沒想到居然被我們碰上了,一開始我還真沒往那方面想?!?br/>  
      “真的?”小師妹看向趙金書,一臉震驚。
  
      “沒錯?!壁w金書點點頭,笑道:“現在你們應該知道我為何會以晚輩自居了吧?按照輩分,他可是同我們門主長老們一輩的?!?br/>  
      “嗯?!毙熋命c點頭。
  
      “這秦前輩的武功可真高!”嚴師弟笑道:“沒想到竟能輕松擊敗那兩個惡賊!”
  
      “切!”小師妹聞言不屑道:“看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要是我爹在這的話,豈能讓那兩個惡賊囂張,師兄,你說是不是?”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