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至尊天命系統 > 405、封山

405、封山


      兩日后,魔道在佛宗道門要創立分宗的事情,震動了整個大陸。
  
      因為從來沒人想過魔道居然敢在佛宗道門的地盤創立分宗,即使佛宗道門是被魔道所滅,但魔道也不應該如此囂張吧?這般行為,把各大江湖大派視為了什么?
  
      本來無數人對佛宗道門的地方有些虎視眈眈,畢竟不管是佛宗還是道門,他們的地盤都是天地靈氣極其充足,對修煉好處很多的地方。
  
      但礙于魔道的威勢,還沒人敢懟佛宗和道門的地盤起心思,但也沒人覺得魔道敢在佛宗道門的地方創立分宗。
  
      多少年了?魔道的人幾何時連魔道的地盤都不敢出,一出來就如同是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而現在如同南柯一夢,魔道滅了佛宗道門不說,還要在他們的地方建立分宗?
  
      這事讓很多人都有一種身在夢幻之中的感覺,但也沒人敢說什么,佛宗道門的下場他們也都是歷歷在目,前幾日無影劍派的事情更是讓所有人知道了魔道的威勢,在夏黎的帶領下,就連無影劍派的墨弒都要低頭,其他人想要和魔道為敵,的確要考慮考慮了。
  
      逍遙派。
  
      大殿內,很多逍遙派的長老都在此。
  
      “這個夏黎真是豈有此理!居然敢這么張狂,還創立分宗,難道他不知道等燕天穹陛下他們回來之后,就是他們魔道的末日了么?”逍遙派的一個長老怒聲道。
  
      對于佛宗道門的地方,他們逍遙派也是想要染指的,只是礙于魔道的威勢沒敢動手,準備等燕天穹他們回來壓住了魔道之后他們在動手,才萬無一失。
  
      可是打死他們也沒想到,居然夏黎先下手把佛宗道門的地方占了,而且還要在佛宗道門的地方創立分宗,逍遙派作為距離道門最近的勢力,這般行為簡直就是打臉,逍遙派的無數武者都想著以后要和魔道的人做鄰居,這心情可想而知。
  
      逍遙派的大弟子張劍云可就是死在了夏黎的手,即使他們現在沒膽子找夏黎怎么樣,但心中肯定對夏黎和魔道有著恨意的,現在夏黎這么做,讓他們覺得有些面無光,夏黎壓根沒有把他們逍遙派放在眼里。
  
      但是即便如此他們又能如何呢?夏黎的本事他們是知道的,佛宗道門比起他們逍遙派,不管是頂端戰力還是低端戰力都差不多,連佛宗都在夏黎的手下被滅,那他們逍遙派怎么有能力和夏黎對抗呢?
  
      “稍安勿躁,此事我們怎么說都沒用,就連皇室現在都不敢輕易插手魔道的事情,我們逍遙派能做什么?不如靜觀其變吧,反那夏黎現在也沒對我們逍遙派產生敵意,我們何苦要去和他們為敵,把整個宗派都賭?”
  
      為首的一個人是臉略帶淺胡的中年,其眼神極其銳利,面容如同刀刻一般英俊,此人便是逍遙派的掌門,名為張乾坤。
  
      “掌門所言有理,不過我們距離道門的地盤不過數十里,魔道要在道門的地方開設分宗,這和我們逍遙派可是鄰居啊,那夏黎殺了我們的大弟子張劍云,我們和他本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現在距離還這么近,只怕難免有矛盾發生?!?br/>  
      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說道,他乃是逍遙派的太長老,實力和掌門相等,都是圣武境后期,比起輩分更是張乾坤的叔叔輩。
  
      “太長老說的也不無道理,魔道本就是我等江湖勢力共同抵制的,現在夏黎得道,肯定不會和我們逍遙派友善相處,矛盾只怕在所難免?!睆埱の⑽櫭?,隨即說道:“那不如我們便封山三年吧,權當躲躲?!?br/>  
      封山便是把逍遙派的出口和入口全都封鎖,在宗門山脈里面修煉,不問世事,外人也不知道他們如何。
  
      “封山?”一個長老有些不忿道:“我們何時需要怕那群魔道小畜生怕到如此地步了?現在矛盾還未發生我們便封山?這叫外人怎么說?明顯是我們逍遙派害怕他們魔道了么?”
  
      “不然呢?”張乾坤反問一句,說道“難道不是我們怕了魔道么?如果不是怕了,我們還為什么要在此商議?不要活在武林至尊的夢里,我們逍遙派固然強盛,但是絕不是魔道的對手,我們就是怕了他們魔道,這有什么?實力不如不是很正常的么?”
  
      “那我們也不必封山??!這傳出去多丟人!”那長老明顯還是有些不忿,開口道:“我們逍遙派教義便是逍遙二字,現在卻被魔道的小輩逼的畏首畏尾,這卻說做什么道理?”
  
      很多長老也都點了點頭,在他們心中,逍遙派乃是江湖大派,事實也是如此,逍遙派不敢說獨霸武林,但在江湖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基本沒有人敢無端招惹逍遙派這等大勢力,所以才會有了逍遙武者幾個字,但現在卻被夏黎這個魔道小輩嚇成這樣,的確是有些說不過去。
  
      見眾人都是有些不服,張乾坤開口道:“此舉絕非是丟人,而是為了保全我們逍遙派,經過虛空之戰之后,我們逍遙派的精英弟子幾乎死傷殆盡,此刻更是面臨著魔道的威脅,我們能做什么?我們只能封山保全,而且我看也并非是壞事,三年的潛心修煉,不管是我們還是弟子,境界都會提升,也好補全我們逍遙派下一代精英弟子缺乏的遺憾,有什么不可以?”
  
      “掌門所言甚是,萬一和魔道對了,對我們逍遙派絕對沒有好處,不如就如此做吧,可能外界的人會說我們逍遙派是怕了魔道,但我們也的確不是魔道的對手,此舉對于我們宗門的年輕弟子來說也是好事,我看就這么做吧?!碧L老微微點頭贊同道。
  
      宗門的兩個主要領導都說話了,其他長老即使心中有些不忿也只得點頭答應這么做了,他們也不過是不服氣夏黎和魔道罷了,但真要和魔道夏黎對,他們估計也得嚇破膽,因為他們目前根本就不是魔道的對手!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